豳魉

这个是我几月前得病住院的时候,晚上天天做的梦。因为这几天忽然又想了起来,我就把它改了一下,以写文的方式写了下来。



    黑暗的房间里只剩下我一人,时钟在“滴答,滴答得响着”房间里的活物或许就只有我和几只不知道怎么进来的老鼠。

    吱吖吖大门声惊动了我,我起身走去,刚踏出大门,房间便消失不在。周围仍是一片黑暗,静得可怕。我没有关心房间的去处。

    只是一味地向前方走去,越像前,周围发生的变化就越大,最后变成长长的走廊。走到拐角处。

我便惊醒。

    周围还是那样,仿佛有着无尽的黑暗。前方很远处,仍是一条长长的走廊,灯光一闪一闪的。唯一的出路是一道门,我没有选择犹豫,推开门。

    再次醒来,还是那条走廊,只是这次又离近了些。我走到门前,这次,我选择犹豫。可真在犹豫之时,一声撕扯心肺的尖叫把我惊醒。

    我紧张地环视周围,那尖叫欲来欲近,我拼命地像前奔跑,却不料一脚踏入水池。我慢慢地闭上眼,这次我该死了。耳边听不见任何声音。不知过了多久。脑海中浮现出一行行字:

   有种痛苦叫懂,有种惊恐叫记得,有种悲伤叫活,有种快乐叫离去,有种病,叫死。

   我猛地得张开了眼,奋力地向上游去。等待着上岸时的欣喜。可周围却是茫茫大海或许是别的什么东西,我什么也看不见,那恐怖的尖叫却一直在我耳边排徊,越来越近仿佛就在我背后。我猛得转身,什么也没有,我感到水越来越浅,我渐渐地摸上了岸,黑暗令我恐惧,慢慢得向前走着,远处的光吸引了我,我不顾一切地向前跑,脑海里慢慢地想起:

   有种病叫死!


   然后我就醒了,这还真不是我编的,我朋友都不信,不过那几天整天做这种梦,是真的吓人。


心鬼③

      现在的我,不缺少陪伴。


      它陪着我,但我们无法交流,我不知道它在说什么,但它知道我在说什么。

      它不能触碰任何东西,人类除外吧,我从没看它碰过别的人。

      它刚来到我的世界的时候,我以为别人也可以看见它,还抱着它去打工。最后缺被别人嘲笑成“妄想症”,我并不记较这些,反正也以经习惯了。

      它好像能看懂我的心思,我什么都不说,它也能知道我要干什么。

      它能陪我,能一直陪我,它不会走,我也不会让它走。

      父亲对我的反常没有在意过。

      我还是像以往那样,只是这次有人陪我。

      在做完了事之后,回去时我很兴奋,因为“它”居然会写字,它要送我一个礼物,我想我一定会喜欢。

      但我并没有看见它,找它时我也要不发出任何声音。父亲从不允许我打扰到它。

      我什么都没有找到,它好像人间间蒸发了一样。

      我回到客厅,关上门,却没想到声音惊动了他。



     他来了。


      但是“活着才有资格说话”。


       我找到了它,没人载能把我们分开。


——————————————————————

自己的瞎话:

    “ 呵,脑洞。”


      


梦如实



心脏猛烈跳动


惧怕的声音慢慢靠近


无路可逃,无路可逃


咚....咚....咚


空无一物的房物留下我恐惧


咚..咚..咚


脚步声越来越近


【不要靠近我】


布娃娃抱紧在怀中


恋人的悲嚎在耳边回荡


撕心裂肺的疼痛


“刀,刀,刀!”


【割开,里面会有什么东西?】


白色的绵花从手中滑落


什么都没有,没有!


咚.咚.咚


他来了,要来了!


时间被刀锋割舍而去


“他在哪?”


幽闭的房间令我恐惧


我想出去


我想出去


咚咚咚


敲门声猛然响起


他还在,他还在!


“开门”


“开门”


恐惧的声音再次响起


撕破嗓喉的尖叫


眼前慢慢恍惚


开门声欲来欲低


看不见任何东西


谁?


谁来了!


为什么要进来!


【“啊”!】


噩梦


为什么如此真实


远来穿来哀吼


仿佛是被割裂的娃娃的宿苦


【我有一个伴了我一生的娃娃】


【好奇心使我弄丢了它】


【找回时还是以前的样子】


【只是坏了】


【再也修不好了】


心鬼②

     

    我的心里好像住着一只鬼,我看不见它,可我感觉得到它的存在。

    它的存在,让本懦弱的我还有活下去的动力。

    它的存在,也让我活到了现在。

    旁人不敢轻易得来打我,可能是对我最后的怜悯,也可能是因为怕我的父亲会来找他们。

     我家有面镜子,如果手里的事忙完了,我总爱去照照,因为只有镜子里的自己能听我说话。

     在外面,我是埋头工作,这样我才可能活得下去。

     我问过自己好几次,为什么要这样苟活,但也又经常觉得活下去是有意义的还有些事没做完。

     我不知道自己在想的事是哪种,如今的梦想只是活下去。

     不会羡慕别人的家庭,反正笑得最开心的小孩,也不会是自己。

     听说生日是一个孩子最快乐的时候,我没感受过。“甜味”就是自己脑子里想的东西罢了,可想不可望。

     我维一的“财宝”,是母亲送给我的童书,但我看不懂,虽然是17岁,但和7_8岁的小孩比起来,我没人争辩的机会。
    

心鬼①



    一场变故让我失去母亲,父亲带着在被他视为祸害的我,来到了以前生活过的老房子。房子以经很破旧,父亲将一些大破洞补好。他睡床,我则拥有冰冷的地板。


    我不能恨他,也不敢恨他。虽然心知是父亲的爱好赌博而害了我们,但在他眼里,都是因为我的多嘴让他落入现在的地步。


    也许母亲不会因为不能再活在这个世上而在地狱哀怨,认识父亲后她决定不了什么也无法逃避什么。但她本因是天堂的一缕阳光,可对于自杀小队人天堂不会包容。


    我开始分不清天堂和地狱,他们带走了好人却无法接纳自杀的人。放纵恶人,却还容纳他们。我开始迷茫,天堂和地狱到底是颠倒了身份?还是就是这样?


    人们不敢直视他们恐惧的人,他们会低头,可却对弱者抬头挺胸。我不关心周围发生了什么,每天机器人般的做法让我早以没有了自己的权力,或许我从没有过权力。


    人们撒谎时不敢直视别人的眼睛,眼神的恍惚会暴露一切。曾直视过父亲的眼睛,招来的确只有毒打,撒谎与不撒谎都让我不敢直视他们的眼睛,更何况我连这个资格都没有。


    17岁,本是青青正茂的年级。可家里的情况让我早早去打工,我不是没有上过学,但现在远远得看学生读书已是我的日常。但我并非留恋那里,那里和家里一样都与地狱无异。


    嘲笑和辱骂的话语,是我耳旁的常客。殴打已经是连身体都以经没有抗拒的动作。就算我并不希望他们的常访。



     父亲仍是那样,只要身上有钱,烟酒就不会离手。赌博他以经不能去,但这些才是他的“亲人”,每天的来回奔跑已经让我的腿没有了痛觉,而这些只是让别人满意的基础。


     陪伴是什么我不知道,朋友只是梦中的美想。但至少我还有一个快乐的梦。但梦醒了之后,什么都不会改变。


引路人

     朋友,你可曾在茫茫大雾中航行过,在雾中神情紧张地驾驶着一条大船,小心翼翼地缓慢地向对岸驶去。
                                    ——海论.凯勒

     我是一名渔夫,靠着每天打来的那几条如柴骨般的小鱼生活。我可以说是没有目地的活着,我以经没什么好失去的,如果有那该是我的这条命吧。

     还是以往的生活,我仍是向往常那样坐上渔船出海打鱼。今天的天气好得让我有点意外,难得的没有下雨的一天。“今天该有个好收成了”但这个想法在接下来发生的事也就立马打消了。

     浓浓的雾不知道什么时候在我身边围绕。岛上没有灯塔。我不敢随意划桨,我没有方向,漫无目地只会让我陷入危险。南边有片危海,那里鲨鱼遍布,现在的我只能祈祷上帝不要让我飘到那里去,我会没命的,即使我这条命我自己也不看重。

     以经一天了,我仍然没有发现岛的迹象,更别说上岸了。雾仿佛像无赖的孩子,赖在我的身边。我并没有恐慌,虽然知道自己没有了出路,但我还是希望有船路过这里,尽管这只是幻想。“大雾里又怎么有船驶来”我渐渐没了坚持下去的勇气,两天的不吃不喝再加上从来没满足过的肚子,我明白,自己的时间不多了,现在的祈祷只是为自己死后做好遗言罢了。

    现实总是能很快得打你的脸。在飘泊了两天后,我隐约看见灯光,一开始只是以为这是人在死亡前脑袋里产生的幻觉,但那灯光越来越近,眼前驶来一只小船,我很惊讶,在这大雾中怎会还有人在海上航行?

     船慢慢地靠近了,一位穿着黑斗篷的男子出现在我的面前,手里提着一盏灯。

     “你迷路了?”

     “........嗯,我想是的。”我很难相信他会开口对我说话,那冷冷的双眼,让我不禁打了个寒颤。

     “跟着我”这是他最后对我说的话,后来直到上岸他也没再理会我。

   最后他离开时我问了他的名字,但他仅仅是望了我一眼然后给了我一本书,便消失在浓雾中。

    “引路人”望着那片渐渐消散的雾,我竟希望他再次出现。
     不知道是肯定了在自己迷路的时候她会出现,我经常在海上游荡,可不管飘了多远,我总是能回到离岸的地方,渐渐的我也放弃了寻找,做起自己的事业。
     几年后的我已是小有成就的人,靠着这些高科技来捕鱼我过得越来越好,当然也忘了最初儿时的梦想。我再次来到了我曾经捕鱼的地方,不是为了怀旧,只是因为南方危海里的鲨鱼让我有了贪心。“我可不怕它们。”
    

     我不怕的是鲨鱼,因为现在的设备足够将几头送入“钱包”。可不代表它们能抵抗海龙卷,突如其来的灾难让我毫无防备。船毁了,所有人落入海中。当年陷入迷雾时的绝望此刻全部涌上心头。上天终是放弃了我的这条命。
    

    我没想到我还能醒来。仍是那条船,曾经千百次的寻找,如今在死亡前相遇。我并没有欣喜自己被救起,上天的暗示以经告诉了我所犯的错。
    “你还愿意救起一个罪人吗?”

    “我只是担负救人的责任,你的罪你自己最清楚,贪心会迷惑任何人除非你还记得你最初是想干什么。”
    “你叫什么?”
  
    “欲。”

    那是我和他的最后一次见面。他救了我两次也可以说救了我很多次,上天不会原谅有罪的人。但决不会处刑犯错的人。我虽然不知道自己属于哪种,但迷茫,贪欲,以后这两个字不会再出现在我的脑海。

—————————————————
 

      “你迷路了吗?”


弄个置顶

   大家好,这里情感写手-眠【代名】,外称可鱼丸。我写文并不是很好,画画也不好,可能我写的文不好懂,但我就是这样写的。根据你们的要求我可以把它写得好懂点。我是根据一些画或图来写文,想看cp文的请私聊或在文章下评论,我会尽力去搞懂我不知道的cp。但总归后我是情感写手,大家可以给我发一些有深意的句子,因为想象力比较好,手速比较快,能写我一定会写的,我也希望有很多评论,我都会回的,这里-眠,希望有个小可爱来支持。

做为群主我也是很希望有人加群啊。第一张和第四张是一起的。最后一张单独的。【看不到图的想进找我要群号】我不希望群太冷啊,
求进求进。

情为何物

文笔一般,可见谅?

      是谁热情的汗水滴我心头,带领我走向我曾经梦想的彼岸?
      是谁迷恋着这迷路的玫瑰,跟随,跟随。逗留与此。
      风,它哭泣的时候是悲傲的。天,它哭泣的时候,点点雨滴与你的泪水具下,挡不住的,躲不过的。
      曾与你玫瑰园的十年之约,十年后,你的失约另我大怒。我曾等过你十年,你曾梦想与我的重逢。天,它看不下去,它的心胸不容我们。我的爱人啊,迷途中,你是否找得到路。悲望中,你是否想起曾经的欢乐。
      我却大怒与你,因为你失约了,尽管我知道这只是天开的一个玩笑罢了。

                   等待与你重逢,过后却是无尽的悲伤。

     和你的约定,我做到了,等着吧,等着吧。我会把它做得更好,你会等我吗?大概不会,又会?

     你的来到令十年前的我喜望,当时的我-----懦弱无能,你陪着我。对我说着一句句鼓励我的话,你的到来令我重拾生活的信心,我曾坚持得做一件我能仰望却无法触碰的事。你的本能劝我放弃,我不想,因为这是唯一值得我去做的事。
     曾在你的背后跟从,如同迷路的蜜蜂被养蜂人带回属于自己的地方。
     曾对他人的恐惧,遇到你。如同乌云般消散。
     曾有过感情,到头后却烟消云散。

                  努力挽回,却也无用。

     有时候啊,世界很小,小到容不下我这个卑微的人。
     有时候啊,世界却又很大,大到我无法触碰的边缘。
    
                  世界再大,再小,也无法另我欣喜。
 
    有人说,爱情不可信。
    有人说,爱情只是美好的玩笑罢了,开玩即散。
   
    有人说,世间最美好的事物莫过于爱情。
    有人说,爱情,就因该像把重要的事物藏在最严密的保险箱里,永远珍藏。

    我说,爱情可信却不可信,有的玩笑开玩即散,有的却愿一只开下去。

    世界最美好的事物是它,最令人痛苦的事物也是它。有的因该放在最严密的保险箱,有的却因该论落寒霜塞外。
    
                 爱你事认真的,恨你也是认真的。

    我从未想过喜欢你,可我的心却是这样想的。我们的相遇算缘分,决别也是命中注定。
    我们的算人们说的哪类呢?可信?不可信?,玩笑?真实,美好?痛苦,值得?粉碎。
    仰唱一首歌曲,证明我曾经来过这个世界,曾经爱过,想过,期待过。
    我马上就会来陪你了,带着我最后对你的眷恋。








                  

水面上的倒影,那是我吗?大概吧,听见风中的琴声。琴声?静看湖中,一个从未见过的东西。